冤枉穆帅梅西了

2019-08-22 17:32 来源:未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自我欺骗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让我们自己能对这个世界“可控”。就比如有的球员,在上场踢球前,愿意先祷告一番,或者亲吻草皮,他认为这个可以给他力量,帮助他踢出更好的比赛,帮助球队获胜。这可以帮助球员一定程度上释放紧张感,让他觉得比赛是“可控的”,但实际上并不能提高球员的踢球水平,但能让他获得更强的精神力量。或者说,即使是面对强敌,这样做也会让他觉得更加乐观。

在抱怨了裁判后,穆里尼奥和梅西都得到了“好处”,这种“自我欺骗”就是帮助自己或者球员达到了乐观的态度。哈佛大学的一项调查研究,那是美国经济大萧条的20世纪30年代,曾经有一位优秀的女士,她30岁的时候参与了一项职业调查,结果表明进入医学领域是她最佳选择。但是在那个年代,他被迫只能做家庭主妇。在48年后,也就是她78岁的时候,研究人员找到她,问她“她的潜能与成就相差如此悬殊,她对此有什么看法”。哪位女士说“自己从来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潜能,也从未想过做医生”。

为了证明这种“自我欺骗”的乐观,能够给人们带来帮助,很多研究人员做过不少心理学方面的实验。比如美国心理学家马丁▪赛里格曼在一项实验中,他们研究了比赛中落败后,职业篮球运动员发表的声明。打输了一场比赛后,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球员往往把原因归为“球不愿进入篮筐”等自己控制范围以外的元素。新泽西网队却总是用“大家状态欠佳”等自身原因,来解释球队为什么会输掉比赛。接下来的整个赛季都会受到这种态度影响。输掉一场比赛后,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再获胜的概率高达69%,而新泽西网队只有38%。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再比如,《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布鲁克斯在调查中留意到,毕业生从大学辍学的,多为承受压力的能力最薄弱、社交技巧最匮乏的学生,而非学习成绩最糟糕的学生。这被他认作为“这些人就是悲观主义者”。而上面的凯尔特人的例子,就是言语上达到的自我欺骗后产生的乐观,帮助到了球队。

结果,我们都看到了,今天阿根廷和智利队的季军争夺战,阿根廷2比1战胜对手,智利是阿根廷“克星”的帽子也可以摘了,你不能说阿根廷今天的斗志,就没有梅西那天那些话的“激励”作用。还记得梅西在本届美洲杯小组赛最后一场,梅西说自己的状态并不好,但是阿根廷赢球最重要,然后梅西就没有再拿过全场最佳。

图片 7

可能这样的行为,在外人看来很“愚蠢”,应该多找自身的不足,而且这样的行为会招来“黑子”的无尽嘲笑,但这又何妨呢?你即使赢球,“黑子”也不会夸你。所以能让自己的球队赢球,也让自己内心好受点,做一些这样的行为无伤大雅。实实在在的帮到了自己,也许他们自己不清楚这是心理战的一种,但效果达到了。

图片 8

穆里尼奥怼天怼地怼空气,但是他不会向自己的球员开火,也会把所有人对球员的攻击,他一人拦下。这不仅收满了球员的人心,也让球员有了安全感。尤其是在输了比赛之后,通过抱怨裁判,穆里尼奥就可以顺利把外界对球员的责备,转移到裁判身上。这样可以打消球员对自身能力的怀疑,也就能够继续乐观,就为接下来的胜利,奠定了基础。因为你有乐观,有对主教练信任你的报答,胜利自然就更加容易。跟上面说凯尔特人的实验,其实是一个道理,就是信以为真的“自我欺骗”,达到的更有斗志的乐观。

在足球比赛中,我们经常会看到球员或者主教练抱怨裁判,很多时候,我们会觉得这种行为,就是“输不起”,不从自身找原因,只会通过客观方面找借口,来安抚自己。其实,从心理学讲,这貌似并不是这么回事。(本文球员以梅西为例,主教练以穆里尼奥为例)

说完穆里尼奥,我们再说说梅西(再次强调一下,举例梅西不是因为只有梅西会抱怨裁判,从未抱怨过裁判的球员,应该不存在。只是看到了美洲杯的一幕,所以我选择以梅西为例说一说)。梅西作为足坛公认的“好孩子”,很少会公开指责裁判。但是在前几天美洲杯半决赛输给巴西的比赛赛后,梅西就在媒体面前公开指责了主裁判和VAR视频助理裁判,认为阿根廷踢得很好,是这些因素让阿根廷错失了胜利。

后来被乔瑟夫▪哈利南在书中标题写为“杰出的女性和杰出的自我欺骗”,她这48年就是通过这样的自我欺骗,让自己在不愿意做的家庭主妇这个身份中保持着平和和乐观。我认为这可以用在梅西身上,在输给巴西的比赛,裁判吹响结束哨的那一刻,梅西没有目视前方,发呆站着,面无表情的站着,这样的结果让他倍感失望。所以杰出的球员,也做出了杰出的自我欺骗。梅西比那个杰出女性幸运的是,他的自我欺骗可以让他乐观的踢好下一场比赛,虽然他自己可能意识不到这种“非直接乐观”的好处,而那位女士只能你逆来顺受的过着余生。

图片 9

穆里尼奥的球队能在前两个赛季,取得多好的战绩,我们往往能够看到第三个赛季就有多糟糕。乐观是可以提高胜率,而不是说可以保证百战百胜。穆里尼奥是个很自信且自我的人,当球队战绩稍有下滑,高层开始怀疑他足球理念的时候,也就是穆里尼奥最不能接受的时候。这个时候穆里尼奥的大脑出于保护自我的目的,就会开启另一种“自我欺骗”,那就是我什么都是对的。

我们生活在现实主义中,但从来都离不开“自我欺骗”的“幻想主义”。因为现实主义中有太多的不如意,所以我们的大脑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会让我们“自我欺骗”,以让我们能够保证身体各功能的正常运转。一般自我欺骗分为,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有意识的就比如指鹿为马,无意识的就比如男生普遍要高估自己在女生眼中的地位和受关注程度,而且男生很难通过自己的理性改掉这“毛病”。

这和我上面说的心理学实验,又吻合上。这就是“乐观”的一种表现,球员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和队友们都发挥的非常好,是因为裁判才输了比赛,这让阿根廷全队在三四名的争夺上憋足了一股劲。其实那场比赛从赛后统计和数据来看,阿根廷表现得并没有那么好,阿根廷队也就梅西一人获得了赛后高分。但是这种无视数据的“自我欺骗”,在当时的情况下就是会起到非常好的效果。不仅对梅西自己,还是对队友,而这种自我欺骗就是无意识的,因为你百分百觉得就不是我的问题,而不只是为了应付媒体才这么说。从梅西的表情上来看就知道,而且梅西已经很久没这么公开赛后接受采访,说这么多了。

图片 10

图片 11

通过什么的两个例子,我们开始进入本文的重点,足球运动员和主教练对裁判的抱怨,以梅西和穆里尼奥为例。先说主教练穆里尼奥,在主教练界,穆里尼奥应该算是出了名的爱抱怨裁判。我们看看他的执教生涯,从他接手球队开始,球队成绩就会得到快速的提升。是因为新到一支球队,穆里尼奥掌握了更衣室绝对权威的情况下,穆里尼奥也非常会激励他的球员,让球员更加有斗志,尤其是豪门俱乐部,很多时候并不是球员能力差,而是他们在场上“出工不出力”,就需要穆里尼奥这样的主教练出现。

所以,我们说穆里尼奥的球队,总有“内鬼”。其实就是穆里尼奥自己在环境发生改变的情况下,大脑做出的自我保护的动作。自己觉得“舒坦”了,可惜的是球队的战绩就一落千丈。所以,想用好穆里尼奥的俱乐部老板,请先了解他的“大脑”。

这种情况下,穆里尼奥就将不再会为球员说话,有时候还会站出来指责球员或者高层,目的都是为了证明“我自己是对的”,这种“自我欺骗”,可能在穆里尼奥辞职后,冷静下来以后,会觉得自己有错的地方,但是在当时的环境里,作为他这种性格的人,大脑势必会做出这样的支配。

我们再综合看梅西和穆里尼奥的这种“抱怨式”乐观,梅西让他和队友们更加出色。穆里尼奥的乐观让球队成绩更佳。抱怨裁判只是自我欺骗方式中的一种,这种自我欺骗都是为了达到安抚自我的目的,从非自我之外的一切找原因。他会让你毫无怀疑的认为,我是有这个能力的,所以下一场的比赛结果会更好,而结果往往也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所以,从这点来说,我们“冤枉”梅西了,更长期“冤枉”穆里尼奥了。不过,要提示一点的是,自我欺骗跟现实主义一样,是尤其局限性的。不是所有的自我欺骗都能够给自己带来受益,比如有的主教练为了扶植自己的核心,即使这球员能力达不到,也要硬让他作为核心球员,往往结果都不会好,无论是对于自己,还是球队都一样。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ca88官网发布于ca88足球,转载请注明出处:冤枉穆帅梅西了